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二四六天天好彩大全 > 红脉组合 >

京华时报:抒雁西去小草依旧歌唱--评论

归档日期:06-08       文本归类:红脉组合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没有思想的见证是苍白的,没有行动的见证是虚伪的。激情是雷抒雁的标志,也是许多他的同代人的标志,正如他的朋友瞿弦和所言,“他代表着那个时代的激情”。

  初春惊雷,抒雁西去。这位视“艺术是整个生命的注入”的诗人,这位曾经吟唱“我是春天的有力的步履/要踏碎禁锢激流的每一块坚冰”的诗人,在2013年的早春,在与病魔抗争10年之后,停止了诗歌的步履。30多年,我们见证了一位年轻诗人的衰老,也见证了诗歌的坚守和荣光。

  是的,见证。这位诗人,曾经这样谈他的诗:“这些诗不是对历史的追忆。它是历史的情感见证。即便不是对一个个伟大事件的述说,也是由那些事件的波动,在心灵里留下的擦痕。”新时期之初的诗坛,活跃着两批青年诗人。当朦胧诗派专注于内心世界和现代主义技巧时,雷抒雁和杨牧、张学梦、傅天琳等一起,继承和发展了现实主义诗歌的传统,从《小草在歌唱》等诗篇开始,他用他的诗歌,为30多年的中国历史作了见证。

  没有思想的见证是苍白的,没有行动的见证是虚伪的。激情是雷抒雁的标志,也是许多他的同代人的标志,正如他的朋友瞿弦和所言,“他代表着那个时代的激情”。他的《小草在歌唱》,这首无法绕过的政治抒情诗,曾经感动过一代人,也见证着他的激情。在思想尚未完全解禁的1979年,他歌唱骄傲的小草,悼念张志新之死:“正是需要呐喊的荒野,真理的嘴却被封上!黎明。一声枪响,在祖国遥远的东方,溅起一片血红的霞光!”这种说真话的勇气,堪比巴金的《随想录》;其战斗和思考的抒情风格,承接郭小川。

  诗人雷抒雁,激情如雷的抒情之雁,这个名字似乎专为诗歌而生。激情和理想,似乎已经成为我们目前这个时代的稀缺品,在诗坛的表征之一便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以来的沉寂冷落。而诗人雷抒雁,在更多转向对多元生活的诗性追问的同时,依旧坚持用《冰雪之劫:战歌与颂歌》《悲回风:哀悼日》《最初的年代》等诗歌见证这个时代。也许难以再现《小草在歌唱》的高度和力度,但不变的是诗人歌唱的激情。

  如今,斯人已逝。如果说,莫言2012年获诺奖意味着小说的繁荣,那么,2013年初雷抒雁的离去,是否意味着对已经衰微的诗歌的又一次打击?雷抒雁曾经感慨:诗歌不只是走到了生活的边缘,更落在了阅读的边缘。他反思说:“不是诗歌本质的拒绝,是诗人苍白、脆弱,构成了一个时代的悲剧。我们没有那么大的胸襟、志向和腕力,因此,无法驾驭历史的烈马。”这是见证历史的诗人给当代诗歌的诊断,更是一个沉重的追问。

  在散文《生死之间》中,雷抒雁曾说:“突然有一天,你发现那个把你带到这个世界上的人走了,没有了,就像水被蒸发了,永远地从你身边消失了,消失了……可是,记忆没有随着死亡消失。”是的,诗人见证者走了,但我们的记忆和怀念,永远不会消失。

本文链接:http://centre-mosaique.com/hongmaizuhe/2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