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二四六天天好彩大全 > 江彬 >

王阳明劝谏亲征护苍生

归档日期:05-29       文本归类:江彬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皇帝,太监张永、张忠,权奸江彬、许泰,他们为什么坚持出征江西呢?皇帝从小喜欢打仗游戏,成年了喜欢打仗,正德十二年、十三年,这两年常驻宣府(今河北宣化),镇守边境。《明史》点赞他说,亲自镇守边疆,发愤图强,想通过作战取得军功,而且用人权一直亲自掌握;怎么批评他呢?说他贪玩误事,喜欢游逛,亲近小人,自封官号,乱了朝纲。

  虚岁29的皇帝需要军功,想像朱元璋和朱棣一样名垂青史。他已经知道朱宸濠被擒获,再南征已经纯粹是游逛了。游逛可以,但是带着万五多军队,进行无谓的游逛,会给地方带来沉重的负担。南京、苏州等地闹水灾,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中。

  张永、张忠、江彬、许泰,正是《明史》说的“群小”中的一部分。他们为什么热衷于南征呢?南征对他们来说蕴含着巨大的利益。正德五年,驻藩甘肃的安化郡王叛乱,张永监军,走到半路,叛乱结束,张永前往当地处理善后事宜。假冒这份军功,他哥哥和弟弟都被封为伯爵;太监谷大用哥哥、太监马永成哥哥、太监魏彬弟弟也被封为伯爵。伯爵大约相当于现在的少将吧。伯爵爵位高贵,《明史》有记载,没有记载的呢,这些太监家的其他级别官员可能要有几十人上百人。

  文官需要科举考试,弄虚作假难一些,武官好糊弄,往军功薄上添个名字就行了。

  江彬,因为滥杀一家26口,冒充军功,升为边境中级官员。应州大捷后,与许泰一起被封为伯爵。这次南征,他带上了自己两个儿子朱勋、朱杰,两个儿子已经是从二品的都指挥同知,南征结束,保不准会被封为伯爵。

  这巨大的利益促使他们蛊惑皇帝南征。这些心怀叵测的小人领着几万军队,会像蝗虫一样,蚕食掉江西省的每一片绿叶。更何况,江西省已经是千疮百孔了。

  得知御驾要亲征江西,阳明先生怎么想?作为江西巡抚,很可能有在狼群面前守护儿女的感觉。怎么办呢?上疏劝谏!同时在奏疏中声明,九月十一亲自押送叛党进京献俘。叛党核心人员都被带离江西了,平叛大军还有必要来江西祸害吗!

  八月十三日,行文《案行河间等府、通州等州停止见调军兵》,文中简单介绍了平叛情况,告诉沿途的北南直隶省的顺天府、应天府、河间、通州、海州、涿州等府州,停止征调军兵,遣散军兵。顺天府是北直隶省的首府,河间、通州、涿州是北直隶省的三个州;应天府是南直隶省的首府,海州(今连云港)属于南直隶省淮安府。行文目的还是阻止御驾亲征。

  八月十六,要求南昌府清查朱宸濠及其逆党侵占的民产,该返还的返还。同时要求南昌府追征朱宸濠外放的私债,没收入官。

  原来的三司官员、南昌府官员、同在南昌的南昌县和新建县官员,九江府和南康府及下属各县官员,在叛乱中没有坚守职责,要么投敌,要么委曲求全,要么躲藏开溜,这些官员中虽然有一部分可以戴罪办公,绝大部分已经属于从逆官员。

  吉安府知府伍文定、赣州知府邢珣、临江知府戴德孺、袁州知府徐链继续排班在南昌维持治安。这四位知府中,伍文定属于首功,升官最早,被升为省按察司按察使,因为功劳大,直接从正四品升为正三品,中间跨过去了从三品。徐链和邢珣分别被升为从三品的左、右参政。抚州知府陈槐被升为正四品按察司副使。朝廷派来了新的布政司左布政使陈策,在漳南剿匪战役中,阳明先生就与他认识。

  八月二十五日,上奏《处置从逆官员疏》《处置府县从逆官员疏》,请求皇帝处置这些失节官员,以儆效尤。历朝历代,对失节官员都是严加惩处。

  同日上奏了《二乞便道省葬疏》。六月二十一,上奏了“一”《乞便道省葬疏》,吏部收到第一“乞”后,答复说“所奏省亲事情,待贼平之日来说。”现在贼平了,他请求回家祭拜祖母,看望病重的父亲,给母亲修座坟。为了保险期间,在上奏的同时,给王琼私信一封,请王琼帮忙。

  南昌本来有南昌前卫和南昌左卫,战争中都成了叛军,战后被合并为一个南昌卫,卫军从那里来呢?两卫有些战后余生人员,按律当斩,但是因为是被挟裹,所以免其死罪,活罪不免,罚他们永远充军,充实南昌卫。阳明先生因此上奏《恤重刑以实军伍疏》,向朝廷汇报和请示。叛逆是重罪,所以需要“恤重刑”。由此我们知道,为什么明代中期正规军战斗力那么弱,因为不少军人是犯人充军。

  御驾亲征的圣旨到了南昌,按规定,应该转发、通告各地。九月二日,阳明先生发布了通告《讨叛敕旨通行各属》。敕旨中说,得到了宁王叛乱的消息,已经命令兵部制定了策略,“朕”将亲率三军,奉天征讨。先行派出先锋官安边伯朱泰(许泰)前往南京,剿灭叛逆,派出太监张忠、左都督朱晖(刘晖)前往江西捣毁巢穴。等等。敕旨中介绍了南直隶、江西、湖广、浙江等各地防守情况,并要求各地积极张贴通告,号召集结义军,勇敢杀贼,根据功绩大小,分赏侯爵、伯爵、都指挥、千百户等官。最后指出,阳明先生是风宪大臣,要怎么怎么。

  敕旨中提到的左都督刘晖,正是阳明先生吓唬朱宸濠时提到的边军将领,现在刘晖真领兵来江西了,他又不欢迎了。

  钦差提督军务、御马监太监张忠,钦差提督军务、平贼将军、充总兵官、左军都督府左都督刘晖,询问消息的公函已经到了南昌。九月六日,阳明先生回复了《用手本御马监太监张》,回复中说,叛党余孽已经扫荡净尽,府库已经封存,自己正要启程押送叛党赴京献俘。

  启程前,阳明先生发文《行江西布、按二司厘革抚绥条件》,整顿全省吏治,内容是:一、加强全省守备;二、清查全省税粮;三、抚恤受害严重的南昌、南康、九江三府;四、善待投首新民,严惩不知改悔者;五、清查朱宸濠及叛党财产,该返还返还,该没收没收;六、修缮省城各衙门;七、省城内公产严加看守,不得私用和被盗;八、积极准备已经误期的乡试。……

  九月十一日,阳明先生按照既定计划,押送朱宸濠及其叛党,准备取道浙江,前往北京献俘。在行至江西广信府时,太监张忠、左都督刘晖派出锦衣卫都指挥佥事马骥追赶上了献俘队伍,要求阳明先生带着叛党回南昌。张忠和刘晖做出了妥协,在公函中肯定了阳明先生“止兵息民”的用心,他们答应把部队留驻省外,只带参谋和随从人员进入江西,同时指责阳明先生固执己见,指责他:一、战乱之后,应该驻守地方,安抚人民;二、叛党闵念四是在他们发来督促公函后才擒获的,怎么能说没有漏网叛党呢!三、叛党中有女眷13口,这是王室成员,应该由太监这些内官押送,外官押送,有违礼教。

  阳明先生回函赞扬张忠和刘晖“忧国爱民”“号令严明,秋毫无犯”,但是因为已经奏明皇帝,九月十一出发献俘,担心耽误行程,所以就不回去了。

  钦差提督军务、赞画机密军务、御用监太监张永也发来揭帖,告诉阳明先生,皇帝御驾亲征已经到了南直隶地界,江西地方官员应该在省内静候御驾,叛逆重犯不要轻易挪动,等候审讯。等等。

  张永、张忠、刘晖要阳明先生带朱宸濠回南昌,是为了把朱宸濠放到鄱阳湖,让皇帝成就擒获叛王的军功。皇帝亲自派锦衣卫千户来索取朱宸濠等重犯,阳明先生照样不予理睬。怎么接待锦衣卫千户呢?他不出迎。怎么打发锦衣卫千户呢?给五两银子。锦衣卫千户很生气,嫌少不接。第二天辞行时,阳明先生担心锦衣卫千户记恨经办人员,亲热地握着锦衣卫千户的手说:“正德初年,我在锦衣卫诏狱坐过监,还没见过像您这么轻财重义的。昨天薄礼出自我的意思,听说您拒而不纳,令我惭愧。我没别的长处,只是会写写诗赋文章,以后有机会为您写篇文章,传扬您的美名。”

  锦衣卫千户虽然正五品,却是皇帝跟前的人,他不怕告他的黑状吗?前一天,随行的三司官员苦苦劝他迎接,因为锦衣卫千户持有敕命,他不肯迎,他说:“儿女对于父母的糊涂命令,难道应该阿谀奉承、胡乱应承吗!”

  他不怕怪罪吗?他有他的理由。皇帝下的不是圣旨,而是威武大将军镇国公敕。皇帝是个怪皇帝,他自封钦差提督军务威武大将军……,下命令时也用这个衔,当时内阁四位大学士都反对他用这个威武大将军镇国公敕。阳明先生抓住了空子,他给兵部发去公函说,以前只接受圣旨和兵部命令,现在怎么有这么多没听说过的称谓,就是张永、张忠、刘晖、镇国公他们这些称谓。算着日子,兵部回复的公函回来,他已经到了杭州。

  在浙江常山草坪驿(今浙江常山县白石镇草坪村),他在驿站墙壁上题诗两首,诗中有:“小臣何尔驱驰急?欲请回銮罢六师。”

本文链接:http://centre-mosaique.com/jiangbin/1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