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二四六天天好彩大全 > 金享中 >

老书记接着当总统(独家报道)

归档日期:06-04       文本归类:金享中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在独联体中亚五国和外高加索三国的8位总统中,谢瓦尔德纳泽(左二)、阿利耶夫(右四)、纳扎尔巴耶夫(右一)、卡里莫夫(右三)和尼亚佐夫(右二)都曾经是原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和各加盟共和国中央。

  在苏联这个超级大国解体后的第十个年头,人们发现,在苏联废墟上建立起来的一些新兴国家,昔日的领袖至今依然是驰骋政坛的明星人物。原加盟共和国的中央,今日仍然是大权在握的国家元首,这种特殊现象如同苏联骤然解体一样令人迷惑。在中亚五国和外高加索三国的8位现任总统中,5位在苏联时期曾做过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这些经历过改朝换代的政治领袖真算是跨时代的风云人物,可谓旌旗不倒、松柏常青。

  5位总统中名气最大的要算73岁的格鲁吉亚总统谢瓦尔德纳泽了。他在20世纪70年代曾出任格共中央。1985年到1990年,他在莫斯科担任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和苏联外交部长。苏联解体后,他返回格鲁吉亚,于1992当选为国家元首,并于1995年和2000年两次蝉联总统。谢氏在冷战结束和苏联解体过程中曾扮演重要角色,20多年来一直是世界舞台的知名人物。树大招风,当上总统的谢氏树敌不少,国内外政敌千方百计要将他置于死地。为了谋害他,杀手甚至动用了反坦克穿甲弹。德国前总理科尔赠送他的那辆防弹奔驰车都被炸得一塌糊涂,可久经枪林弹雨考验的他却没伤着一根骨头。

  78岁的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在独联体各国元首中是资历最老的元老级人物。他1969年任阿共中央,1982年调往莫斯科,任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苏联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第一副总理)。1993年他当选阿总统,1998年蝉联。据说,他的政治生涯与妻子的家庭背景有很大关系,当年他在阿内务部当警官时,被当时阿共中央的千金相中。虽说阿利耶夫如今已年近八旬,但仍旧是风度翩翩,精神矍铄。

  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61岁。1989年他任共和国最高苏维埃主席和党中央。哈独立后,他在1991年举行的全民选举中当选为总统,1999年再次获胜,任期7年。纳扎尔巴耶夫的人缘不错,善于与东西方的政治家交朋友。他与邻国吉尔吉斯斯坦总统阿卡耶夫不仅是莫逆之交,而且还是儿女亲家。阿拉木图的老百姓至今还记得纳氏的三女儿嫁给阿氏长子时的热闹场面。

  乌兹别克斯坦总统卡里莫夫63岁。1989年他担任乌共中央。1991年乌独立后,他在全民选举中获胜,当选独立后首位总统。1995年乌就其任期延长一事举行全民公决,结果同意将其任期延长3年。2000年他再次当选总统。卡里莫夫是专家型的政治领袖,他把国家经济搞得有声有色。处事严谨、不讲空话、敢作敢为是这位总统的显著风格。但国内外的伊斯兰极端恐怖组织对他恨之入骨,对他搞了多次暗杀活动。

  5位总统中地位最为稳固的要数61岁的尼亚佐夫了,因为他是土库曼斯坦的终身总统。1985年他出任土共中央,1992年当选独立后首位共和国总统。2000年土人民委员会和议会通过决议,允许尼亚佐夫总统“无限期行使总统权力”,使其成为终身总统。尼亚佐夫深受人民爱戴。他的彩照不仅挂满大街小巷,而且走进了千家万户。对土库曼人来说,这位在孤儿院里长大的总统既是国家元首,也是民族英雄和万民之父。慈父也有严厉的时候,国家电视台每天都要实况转播总统的政务活动,电视画面上时常出现尼亚佐夫在政府会议上高声斥责某位部长的情景。碰上尼亚佐夫过生日,老百姓更能体会慈父领袖的恩情。他会将刻着自己名字的手表赠送给全国每一位军人和在校大学生。据说,总统先生是爱车一族,每天上下班都亲自驾驶他那辆防弹奔驰车。

  任命也好,选举也罢,原还能稳坐现总统宝座,这一现象的确耐人寻味。对西方来说,的领袖竟然仍能在民主选举中出奇制胜,绝对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因而它们就主观断定,选举结果肯定与种种舞弊有关。但对半数以上的当地百姓来说,苏共领袖人物连同整个苏联社会都意味着他们曾经拥有过的平稳踏实的日子。他们不想重返过去,但却无法回避过去。谁能不怀恋属于自己的岁月?这种怀旧情绪使众多选民更愿意把选票投给昔日的政治领袖,何况他们原本就是风靡一时的精英。

  首先,他们在政治上奉行稳定高于一切的原则,确立和巩固了“大总统、弱政府、小议会”的总统制政权结构。实践证明,总统制政体模式符合当地国情,对稳定政局、平衡各派政治力量和巩固民族团结发挥了重要作用。

  其次,他们在经济上努力寻求适合本国特点的发展道路,拒绝俄罗斯式的“休克疗法”和全盘私有化,坚定实施资源富国战略。从1996年起,中亚和外高加索各国逐渐走出苏联解体后陷入的经济困境,尽管老百姓的日子仍不好过,但毕竟从经济的缓慢回升中找到了信心。

  其三,他们积极奉行和平外交政策,力求“平衡中求生存,变通中图发展”。苏联解体后,中亚和外高加索各国摆脱了俄罗斯的控制,但也面临外来势力趁机进入的威胁。各国领导人既重视与俄罗斯及独联体其他国家的合作,也强调与西方国家搞好关系。

  对中亚和外高加索各国来说,由于总统长期执政,致使各国或多或少都存在权力过于集中、民主监督不足、腐败现象严重、缺少新鲜政治资源等弊端。目前,尽管各国总统地位坚如磐石,但潜在危机却还是依稀可见。各国内部地区间、政治经济集团间、各部族间的矛盾冲突有可能逐渐扩大,一些极端民族和宗教势力也可能以恐怖暴力的方式向现政权叫板。此外,尽管各国总统使出了浑身解数,但中亚和外高加索各国的经济形势仍然不容乐观。尽管经济走出低谷,进入复苏和发展阶段,但多数国家的国民经济体系尚不完整,苏联时期形成的单一经济结构并未改变。最后,俄罗斯和美国在这一地区的地缘战略争夺日趋激烈,各国总统在夹缝中求生存的难度将加大。近来俄罗斯对中亚及外高加索各国的控制力度逐渐加大,美国也会在这里打北约东扩的算盘。两虎相争,或许谁也不会伤筋动骨,受伤淌血的只能是夹在中间的小国。

  天有不测风云,何况隐患就在眼皮底下。即便是这些春风得意的总统,对国家和个人的前途命运也开始感到担心。去年下半年,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接受了议会通过的《首任总统法》法案。该法案规定,“首任总统不可侵犯,除叛国罪外,不承担任何因行使自己职权而产生的责任”;此外,首任总统下台后,有权继续主持哈人民大会,参加宪法委员会和安全委员会会议。如此说来,退休后的总统不会躲进小楼只顾享受天伦之乐,国家大事还要亲操办。

本文链接:http://centre-mosaique.com/jinxiangzhong/203.html